在重庆开网红“汉堡火锅”店、做乐队、卖啤酒…三位澳人的精彩中国故事

ABC澳洲 01-14 14:24




图片:澳大利亚厨师保罗·泰特在中国重庆经营一家汉堡店


在中国西南部一家豪华购物商场的餐厅里,澳大利亚人保罗·泰特(Paul Tait)正在厨房忙碌着。


为了了解更多中国美食和文化,昆士兰厨师保罗在2016年初搬到了中国,目前经营着一家汉堡店。


许多去中国的澳大利亚人通常会选择东部沿海发达城市定居,如上海、北京。保罗却选择了依傍长江的西部直辖市重庆。


素有“火锅之都”之称的重庆城,拥有2万6千多家火锅店,直接从业人员近50万人。

想要在这里开餐厅不是件容易的事。


“在重庆,想让人们不吃火锅是很难的,”现年49岁的保罗说。


可是这里有数万家火锅店,如何才能脱颖而出呢?


火锅汉堡


“我们做了一个麻辣牛肉汉堡……只是想让它尝起来像是从火锅里捞出来的,没想到效果还不错。”


图片:“火锅汉堡”是一种澳式牛肉汉堡混合炸藕片,外加火锅汤汁、芝麻油和香菜


保罗最新发明的“火锅汉堡”是一种澳式牛肉汉堡混合炸藕片,外加火锅汤汁、芝麻油和香菜,很快便吸引了当地食客和媒体的眼球。


“里边有十足的火锅味儿,”他说。“当汉堡开售后,被不同的中国媒体,网络的、报纸还有电视台约了两三个采访。”


去中国前,他曾在昆州多家俱乐部餐厅做厨师,并于2013年获得昆士兰俱乐部年度厨师奖(Queensland's Club Chef of The Year)。


从当年厨房里的一名学徒做起,如今已有30年的烹饪经验。泰特的汉堡店每周销量能达700个,目前还在计划开分店。


在如今事业顺风顺水背后,保罗刚到中国时却遭遇了文化冲击和语言障碍带来的挑战。


“我刚到的时候,有一群大学英语专业的女学生来帮我翻译,她们却一个字也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她们以为自己在学校白学了,”他说。


保罗先是在重庆多家外国餐厅工作,为外籍人士做饭。后来遇到当地人唐晓娇,一起合伙开了一家汉堡餐厅,为当地美食界带来了一丝澳式风味。


作为城里寥寥可数的外国厨师之一,保罗常被邀请到烹饪学校里教课,为私人派对和慈善机构下厨。


图片:保罗发明的“火锅汉堡”吸引当地食客和媒体的关注。 (Supplied: Paul Tait)


“中国人很欣赏有人[在他们面前]为他们下厨,所以人们对此总是很感兴趣,有很多人拍照,很多人想认识你,”他说。


“音乐大哥”


同在一座城,28岁的墨尔本音乐人艾米莉·普里查德(Emily Prichard)在重庆生活了八年。


她是第一批在当地开始即兴乐队演奏(Jam)的外国人之一。她说,“Jam”在中文里尚未有直接的翻译,当地音乐人也不习惯这样的西方表演风格。


“在中国,表演通常都很有条理,制作场面总是很宏大,他们排练很多次,所以表演往往有点刻板的感觉。”


除了白天在幼教中心教小朋友学音乐和英语外,艾米莉晚上还在不同的乐队演奏。


图片:艾米莉在中国生活了八年,时常与当地音乐人在街头即兴演奏


五年前,在一次观众可以直接上台表演的聚会上(Open Mic Night),艾米莉认识了当地一位名叫陈童的踢踏舞者和打击乐手,从此建立下深厚友谊。


“我们当时演奏一拍即合……他们有一把卡哈琴和一把原声吉他,我们就拿起来演奏了布鲁斯,”艾米莉说。


虽然陈童不会说英语,但两人在音乐中结下了不解之缘,并常在当地演出合作。


图片:艾米莉说,旅居重庆的外籍人士对当地音乐产生了巨大影响


艾米莉说,旅居重庆的外国人社区对当地音乐界产生了巨大影响。现在,不少知名的音乐酒吧和场所开始举办越来越多的即兴乐队演出。


“事实上,我能对身边环境带来影响是非常特别的。当你生活在一个像墨尔本这样的大城市,你必须非常努力、非常特别、非常优秀,才能对你的社区和周遭环境产生重大影响,”她说。


澳洲啤酒打进“草根中国”


重庆以西约一个半小时的高铁路程,是四川省的省会成都。四川也是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的姐妹省。


2016年,澳大利亚人泰森·墨菲(Tyson Murphy)凭借维多利亚州政府哈默奖学金(Victorian Government Hamer Scholarship)前往中国学习,随后定居成都寻求商机。



泰森正忙于向“待开发”的中国西南部地区,推广澳大利亚的啤酒和软饮。


“我来自维多利亚,热爱啤酒,在许多方面这源自澳大利亚文化,”他说。


“能在那里谈论VB、Coopers和Bundaberg[澳大利亚品牌],为什么人们喜欢它们,以及这是澳大利亚文化的一部分,真是太棒了。”


图片:泰森在一场活动中推广澳大利亚的啤酒


但是,想要与早已进入该地区多年的老牌欧洲啤酒品牌竞争,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维州的原住民健康领域工作了10年后,现年41岁的泰森与另一名旅居中国的澳大利亚人杰西·格拉斯(Jesse Glass)共同创立了一家公司,通过提供咨询服务,帮助澳大利亚公司与中国企业“搭建文化桥梁”。


“有时的确有点难,因为澳大利亚在中国并不被认为是啤酒生产国,”他说。


“我觉得中国人认为澳大利亚是一个美丽的国家在于其生活方式和自然环境方面……如果说我们生产什么的话,那就是非常好的红酒,”


泰森说,通过采取比较接地气的方式推广,例如举办啤酒品尝会或直接与酒吧和餐馆合作,澳大利亚品牌在逆境中也“广受欢迎”。


“我们这里的中产阶级越来越多,而且发展迅速,他们对新产品和进口产品非常感兴趣,”他说。


图片:泰森在成都教授几名中国学生澳式足球(AFL)


是什么吸引他们留在中国?


对于生活在中国的外国人来说,中国也有不光鲜的一面。


空气污染、食品安全问题、野生动植物的缺乏以及互联网防火墙都令他们不适应。


即便如此,对许多外国人来说,中国仍充满了惊喜。


泰森说,去中国之前他没料到中国在技术和基建上如此“先进”。


“如果你走进成都大部分相对较新的购物中心,你会觉得你走在[墨尔本的]Chadstone购物中心……除此之外,我们享受的所有时尚和现代事物在这里都有,”他说。


图片:墨尔本音乐人普里查德与重庆踢踏舞者和打击乐手陈童,在音乐中结下不解之缘


近年来,澳中关系一直忽冷忽热,对于不少在中国生活的澳大利亚人来说,有着一种复杂的心情。


“在政治上,每当听到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甚至是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出现任何紧张局势,都让我很困扰……如果发生了战争,而我在中国,那怎么办,这太可怕了,”艾米莉说。


虽然许多澳大利亚人最终会选择返澳,但异国生活的满足感、兴奋感和特殊经历,令他们在中国流连忘返。


“这无疑教会了我许多事情,如果你想要做什么,你其实可以付诸实践的,”保罗说。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hello@newimpressions.com.au

下载app,更多精彩